首页 文章详情

ABCD的一堂小组语言课

作者:马凌冬 2020-03-28

文 | 马凌冬

 

这个学期末,我参加了一堂洛杉矶学区中学生的小组语言课,觉得比较典型,一直想与大家分享。

 

人物:A,B, C, D 四位初中生。我督导的C是一位15岁女孩,有自闭症诊断。A,B,D跟C在同一个特殊班就读,具体诊断不清楚。

 

地点:学校的言语治疗师(简称 SLP)的语言训练教室

 

内容:50分钟的小组课,流程基本如下:

1)前10分钟 -- 热身运动

大家在老师的辅助下练习对话。举例:

SLP 老师:“还有三天就放暑假了,大家什么感觉?”

学生A:“兴奋”   

学生B:“高兴”  

学生C把头低了下去,咕哝了一句,谁也没听懂。

学生D: “难过”

**SLP 老师示范了如何表达复杂的心情:“快放假了,我很高兴,因为可以有时间做我喜欢的事情,比如跟我弟弟玩儿,做手工,游泳。。。我也有些难过,因为看不到我在学校的好朋友,也看不到 Mrs Theford 老师了。。。”

 

SLP 老师接着问:“暑假结束,我们就去某某高中了,什么感觉呢?”  

学生A:“我想念。。。”

学生B:“害怕”

学生C :“你怎么知道。。。(我要去的高中的名字)?”

学生D: 没有回答

**SLP 老师称赞C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,鼓励其他几个孩子帮着回答。进一步解释了去新学校的复杂心情,想念老朋友,害怕新环境,所有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,都可以共存。接着老师带头讨论对应策略,比如新学校会有好几位同一所初中升上来的同学,假期的时候可以让爸爸妈妈带着去新学校熟悉一下,还可以提前要一份新学校的课程表。

 

2)中间30分钟 -- 游戏时间

这堂课的教学主题是“四步排序”,重点是帮助学生梳理思绪,用几个关键词来叙述一个简单的故事。这样的排序图片,每个人先分到一套:

 

学生C分到一套恐龙与恐龙宝宝的卡片,她需要把卡片按照正确顺序排好,然后通过四个关键词 1)首先  2)接下来 3) 然后  4)最后 ,把故事分四步叙述清楚。

 

 

四个孩子程度不同,老师给予的辅助也不同。有的只是需要部分语言辅助,比如对于A,老师会说:“下面发生了什么?” 或者 “参加聚会的小朋友看着高兴吗?然后呢?” A 就可以接着叙述。有的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辅助,比如D,他面前的图片是一个男孩子过生日,老师希望他说出 “他把蜡烛插在蛋糕上 (He put a candle on the cake)”,提供的辅助是这样的:

 

 

老师提供逐字辅助,为了帮助D回答正确,老师采用选择问句和填空形式:

SLP老师: “这是男孩还是女孩?“ 

学生D: “男孩”    

SLP老师: “那么用 He 还是 She?”

学生D :“He”

SLP老师指着蛋糕:“这是什么?”

学生D: “蛋糕”

SLP老师指着蜡烛:“这个是什么?”

学生D:“蜡烛”

SLP老师:“他把蜡烛插在。。。上?” 

学生D:“蛋糕”

SLP趁热打铁:“太棒了,我们串联起来: 他把蜡烛插在。。。” 

学生D: “蛋糕上”

 

30分钟时间,每个学生练习了两组图,A和B的语言程度高一些,大概每人每组图大概花3分钟,C和D每次至少花了多一倍的时间。

 

练习完第一组,第二组的时候大家熟悉一些,老师采用比赛的形式,看谁能先拼出来并讲解清楚,这位同学会得到别的学生的称赞,然后他还要帮助别人。

 

3)最后10分钟 -- 总结

言语治疗师让大家收拾好卡片,每套卡片分别用橡皮筋绑好,放回盒子里,然后把桌子椅子摆整齐。老师着重表扬了主动帮助他人的A,并且讨论今天哪个排序故事最有趣?大家一致觉得是在沙盒里面找玩具的故事。老师问:“我们在哪里见过沙盒?”   很少讲话的D突然站出来: “在 Ipad 上见过!”   老师抓住学习机会,打开Ipad,一起讨论了 Ipad上沙盒游戏,感谢D同学的分享。

 

老师对每位学生给予了具体的赞美,由于C不像别的学生对老师的赞扬有积极反应,老师最后奖励给她一张 Icarly 贴纸,Icarly 正是C目前痴迷的电视节目。这要归功于C的影子老师和学校的其他老师保持及时沟通,言语治疗师才能有备而来,这张贴纸让C开心了一整天。

 

利与弊

能上好一堂小组课的老师,都非常不容易。不管是小组语言课还是小组社交课,几个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在一起,各有特色,各有一套强化和辅助的策略,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!这位老师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已经做得很出色了。理想情况下,如果她跟某一位学生练习的时候,另外三位学生有额外的辅助,帮他们互动就更好了,避免在这段时间里,B 在摆弄自己的卡片,D 在发呆的情况。我们的客户C很幸运,她有位影子老师全时间陪伴,这位老师在C有困难回答问题或者不能主动发起沟通的时候,可以在背后 “温柔地推一把”,帮助她发起沟通并让沟通持续。别的孩子就没这么幸运了,尤其是D,经常觉得吃力跟不上,就坐在那里发呆或者玩手指,直到老师腾出时间过来辅助他。另外,开始的15分钟,对于C和D来说,表达复杂的情绪比较困难,如果能在一对一的环境中多练习就更好了。

 

A和B的表情手势和其他非语言互动很丰富,对于患有自闭症的C来说,是非常好的学习机会。ABCD四位学生都没有严重行为问题,过去的经验是只要有一名学生有问题行为,这堂课很可能一半时间用来应对一个孩子,非常浪费时间。

 

讲话和沟通是两种不同的能力,通常自闭症谱系上的孩子缺的是沟通能力。培养沟通能力的时候,一对一和小组语言训练都很重要,两种形式各有利弊(请参考  融合教育中的小组语言课)。 一对一的个性化和高强度,对于年龄小和语言程度低一些的孩子是必不可少的。小组课能提供与同伴互动的机会,着重自然情境学习和类化技能,这是一对一形式欠缺的。应该采用哪种形式? 没有完美的,只有最适合的。假设一个孩子需要每周三节语言课,全部一对一形式?还是一节一对一,两节小组?或者全部小组形式?如果上小组课,那么应该与什么样的能力的孩子配对,效果会比较好?每个孩子不一样,一个孩子的需求也不是一成不变的。我们需要参考最新的评估,尊重家长的意见,不断调整,才能找到最适合的方式。

ALSO孤独症

ALSOLIFE服务号

ALSOIN